竹深

一只葵推
认识你很高兴

【阳夜】味增汤

大概是阳夜的小日常 其实只是脑补了一个场景 ooc有
以上↑

青葱被悉悉索索切碎后在空气中静静等待着被氧化,胡萝卜倒入沸水里软成茜色的泥。鱼的腥伴着豆腐烧锅的糊味融入了厚海带的黛绿。瓷器碗勺碰触叮咚声响趁着清晨日光刚好,安静地在不大公寓的地板上游离着。

     “早上好啊夜,今天是你下厨啊。”阳推门而出,揉着惺忪的睡眼撞见了厨房里忙碌着的夜,暖黄色的衬衫,墨色的围裙。一股久违的安心涌上心来,操纵着他的思绪与言语。声色温柔,他笑着如是的说道。
“早上好,阳。”夜拿起灶台边蓝白花纹的瓷碗,轻轻地舀了一勺汤汁,食物的气味扑面而来。
    “今天早上没有什么特殊的安排。昨天去了市场,鱼和豆腐都很新鲜就想着料理的事情。虽然还没完全煮好,不过阳要尝尝吗?”

夜揉了揉衣角,将瓷碗递了过去,阳也便很乐意的接下。深色的汤水沉淀着豆腐与新鲜的菜蔬,酱油浓郁的味道使得微醺的错觉油然而生。他抿了一口,鲜咸的滋味在口腔扩散。熟悉到不能在熟悉的味道久别再重逢,味蕾总是能代替人记得的。阳有些满意似的地舔了舔嘴唇,舒心地搭着话:
    “是味增汤,来了关东太久,关西的味增汤我还真是怀念啊。”
    “是吧。”夜将汤勺在锅沿处叮咚敲了两下,盖上锅盖关闭灶火。麻利地擦了擦围裙,抬眼满是笑意。

     阳将瓷碗小心地放进了几近溢满了的水池,顺手揉了揉夜的头发,松松软软的总能让人想起自家那只养了许久的胖兔子黑田。
    气味甜软。

     “这么说起来,小时候我们还在关西住时,也经常一起去临街的晚市跑腿买菜。夜没有兄弟姐妹,所以总是粘着我愿不放手。”   “那都是好久以前的事了,真是怀念呢。”

    夜色蓊蓊郁郁地渐渐描摹出它的轮廓,关西的某一条小小的街市一如既往地喧嚣热闹,两个孩子抱着一天需要的鱼肉菜蔬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,并肩走着,相视一笑。夕阳与夜色相结合的地方,脱离出两片狭长而轻薄的影子。
   无论时间怎样的流逝,昔日的孩童长成了翩翩少年,不会变的事物依然很多很多。就像他们还在彼此的身边。曾经这样,现在这样,未来依旧。
    “阳果然从那时起很喜欢关西的和食呢。”
     无以言说的情愫悄然潜行。如此甚好的清晨,总能让人联想起遥远而美好的事物。

     “是啊 因为满满都是夜的味道。”